打開心輪的祕密

恭錄於第154本著作 —-智慧的光環

密教看「」,先看「明點」,再看「金剛鍊」,三看「金剛幕」,四看「佛國淨土」,此時的密教行者,「天眼」已具。

要「五眼六通」,打開心輪,心間放光是為第一首要。

這裡,我傳授「打開心輪法」,此法極其珍貴:

先修「氣脈明點」,使「燃滴作用」於心輪,即明點下降在心輪,拙火上昇至心輪,水火交融於心輪也。這樣可以打開心輪

密教行者觀想自身完全如清淨琉璃透明,一塵也不染,於內空心中有一朵紅色無根的八葉蓮花,蓮花上現出月輪,月輪中間是字。月輪的周邊,順時鐘方向排列,次第正是「嗡。古魯。蓮生悉地。吽。」周佈月輪之緣,於是想一字一字之咒字旋轉,周而復始,字字光明燦爛,字字不必觀大,月輪也不必觀大,愈小愈好。

嗡。古魯。蓮生悉地。吽。」一邊靜坐,一邊內觀,此為「心中八字輪觀法」,可打開心輪。

每回修觀完畢,即想蓮花月輪收攝入于中間的字,吽字收攝於光明一點,這光明一點直衝上頂,剎那之間散於虛空之中,無盡無量,於是,我即虛空,虛空即我,一切均無所得,如來如來,如是如是。

我告訴大家,這是什麼境界,這就是「觀自在菩薩,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照見五蘊皆空」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的到達彼岸的境界。

八萬四千之妙相

得非本性之彌陀

十萬億剎之遐方

的是唯心之淨土

善哉!善哉!

本文字檔轉貼自 WTBN

雞啄屠夫眼

恭錄於第187本著作 —-地獄變現記

我在陰間,看見冥王審判一屠夫。

  冥王說:「你在陽間共殺了多少隻雞?」

  屠夫答:「不可計數。」

  冥王說:「殺業最重,就讓你殺的雞,來啄你的眼睛如何?」

  屠夫說:「啄眼甚痛!」

  冥王說:「你殺雞,雞不痛嗎?」

  屠夫啞口。

  於是雞仔一隻隻上前,將屠夫的眼睛啄下,兩隻雞仔,就已把屠夫的雙眼啄出,血流滿地,屠夫大叫聲:「痛死我了。」

  然而,屠夫的雙眼,很迅速的又長出雙眼球,又兩隻雞仔上前,啄下屠夫的雙眼。

  慘叫聲,連連……

  血慘慘下。

  雙眼迅速又生。

  雞仔億億億億隻,連番上陣。

  眼球沾血滿地滾。

  這真是慘不忍睹的場面啊!

  經上說。

  佛告首迦:「有十種業能令眾生得短命報:一者、自行殺生;二者、勸他殺生;三者、讚嘆殺生;四者、見殺隨喜;五者、於惡憎所,欲令喪滅;六者、見怨滅已,心生歡喜;七者、壞他胎藏;八者、教人毀壞;九者、祭鬼神,屠殺眾生;十者、教人戰鬥,互相殘害。以上十業,得短命報。」

  據我看來,不但得短命報,還要一筆一筆的還盡殺業呢!

  那位屠夫,正是如此。

  我看了「雞啄屠夫眼」,心中極大的不忍,我對冥王說:「我要救屠夫!」

  冥王說:「你不忍心,你就救吧!隨你救去。」

  我把屠夫叫到一旁,教他唸:「嗡。古魯。蓮生。悉地吽。」

  屠夫很快會唸。

  我說:「凡一隻雞仔上前,你就唸一句,二隻雞仔上前,你就唸兩句,億億雞仔,你唸億億遍。」

  屠夫搖頭:「億億遍,太難為了。」

  我說:「你願意被啄眼睛億億?還是唸咒億億?」

  屠夫說:「還是唸咒好!」

 ●

  說來也奇,屠夫唸一遍「嗡。古魯。蓮生。悉地吽。」那雞仔就消失一隻,唸兩遍,就消失兩隻。屠夫拚命唸,雞仔一隻又一隻消失。

  唸到百萬遍

  「轟」然一聲,全部雞仔全不見了,再繼續唸下去,屠夫的腳下生出了白蓮華

  這正是:「能了諸緣皆夢幻世間唯有白蓮華。」

  冥王在一旁看了,亦讚嘆不已!

  而那些被殺的雞仔,一樣全被超度了去。

  奇哉!

  奇哉!

  白蓮華咒

  我現在問聖弟子:「你們唸『嗡。古魯。蓮生。悉地吽。』的時候,當然是明白咒意的,因為我已說明了很多回。然而,此咒之中,你可知道哪一個字是佛性?那一個字是心?」

  試申論之。

 

本文字檔轉貼自TBSN

螞蟻國的境界

恭錄於第187本著作 —-地獄變現記

我在陰間見到一位少年人在哭泣,這少年人抬起頭,我看見了,不禁大駭,我叫他:

  「UU,是你!」

  他看見是我,說:「我被轉劫到螞蟻國。」

  我問:「為什麼轉劫到螞蟻國?」

  他答:「沉迷之罪。」

※ ※ ※

  我在陰間,發現一個「大問題」,當今之世,被轉輪到螞蟻國的甚多。

  白人轉劫成白螞蟻。

  紅人轉劫成紅螞蟻。

  黃人轉劫成黃螞蟻。

  黑人轉劫成黑螞蟻。

  我為此事,特別去詢問冥王。

  冥王說:「當今之世,很多少年人迷於『網咖』,很多少年人迷於『電腦遊戲』,一入沉迷,不知回返,而成了人間的廢人,自閉於虛擬世界,求出無期。由於這一類的年輕人甚多,如今,無計可施,全轉輪於蟻國的世界。」

  冥王又說:「另有一些年輕人,沉迷於毒品,年紀輕輕不學好,追求刺激,入了毒品的迷惑,求出無期,若無偷搶重罪全轉輪到蟻國的境界。」

  「另有一些人,沉迷於博彩,也就是賭博,電子賭博,一入其中,迷惑而不知返,求出無期,若無偷盜搶劫也全轉輪到蟻國的境界。」

  我聽了冥王的一番話,令我十分感慨。

  「沉迷也算罪嗎?」我問。

  冥王答:「枉為人也!」

  「如何轉劫到螞蟻國?」

  冥王答:「要他們勤勞一些!」

  我問冥王:「昔日,有大阿羅漢禪定,有螞蟻之魂群聚成人形,問大阿羅漢,螞蟻如何轉劫成人?大阿羅漢回答,難矣!難矣!恐怕歷盡無量劫,也無法轉回人身呢!如此,轉輪到螞蟻國容易,由螞蟻國轉回人身是難,為什麼呢?」

  冥王說:「人知有螞蟻世界,螞蟻不知有人世界,所以螞蟻轉回人身難矣!」

  「沉迷之罪,有如此重嗎?」

  冥王答:「沉迷雖非重罪,但,自縛身心,成了廢人,枉廢人身,所以不得人身。轉輪到螞蟻國,正是勞動改造的懲罰!」

  我嘆息:「人身難得矣!想不到小小的沉迷,竟失人身,要重回人身,亦難矣!」

  「UU,少年人,迷於電動遊戲,無法自拔,廢矣!」

  電動遊戲。

  毒品。

  賭博。

  慎之!慎之!

  我有一個問題問大家:「人的國度與螞蟻國的國度,何異何同?這是個有趣的問題,大家何不想一想,申論之!」

 

本文字檔轉貼自TBSN

販賣如來最可怖

恭錄於第187本著作 —-地獄變現記

我在地獄,見到最可怖畏的場景:

  一名罪犯,被獄吏押住。

  被逼吃燒得通紅的鐵丸,這一吃火鐵丸,馬上「吱吱」之聲大作,火鐵丸從嘴、食道、胃、腸直下,所燒燙之處皮破焦黑,爛成一團。

  罪犯大叫一聲,死了!

  又一名罪犯,被獄吏押住,逼令喝火紅的鐵汁,從口、食道、胃、腸而下,所經之處,皮肉骨均成一片焦土,全身化為灰。

  罪犯連叫都沒有叫,就死了!

  我看了大驚。

  問冥王:「何以故?」

  閻羅冥王答:「吃掉寺廟吃掉佛堂吃掉佛像吃掉供佛的金錢,便是如此的報應。」

  「此罪何名?」

  「販賣如來。」

  據我所知:

  有佛弟子,以不法手段,將寺廟占為己有,原本是公有,佔為私有,這是販賣如來。

  有佛弟子,以不法手段,將佛堂偷偷轉為私人名下,佔為私產,這是販賣如來。

  有佛弟子,藉鑄佛身為由,多方籌錢,一佛多賣,納入私囊,這是販賣如來。

  有佛弟子,將寺廟觀堂的金錢,不為弘法之用,拐了就跑,無影無蹤,這是販賣如來。

  有佛弟子,藉佛之名,向人籌款,納入自己名下,中飽私囊,藉佛騙財,這是販賣如來。

  有佛弟子,藉慈善為由,向人籌款,納入自己名下,騙人愛心,中飽私慾,這是販賣如來。

  有佛弟子,以供養師尊為由,向人取財,拐了就跑,全都佔為己有,這是販賣如來。

  等等等等。

  我說這是「佛弟子」,真是高抬他們,其實不是「佛弟子」,而是「佛騙子」,這是不折不扣的販賣如來是也。這一類「獅子蟲吃獅子肉」的人,多的是,早已是見怪不怪的了。

  他們以「如來」為晃子。

  行「偷」、「拐」、「搶」、「騙」為實。

  的確可哀、可哀、可哀。

  又可憐、可憐、可憐。

  我看到一名熟識的弟子,墮入此地獄之中,吞鐵丸、喝鐵汁。(這位弟子是蠶食法會供養者)

  我心如絞。

  我問冥王:「可救這弟子嗎?」

  冥王答:「他這個形骸你不用救他,他吃鐵丸、喝鐵汁,就是救他,如暗得燈。」

  我明白。

  「他將轉生何處?」我問。

  「披毛戴角還。」

  我汗涔涔下。

  我問大家:「喝鐵汁,吃鐵丸,何以是如暗得燈?」

  又問:「披毛戴角還,是轉生什麼?」

  我這兩個問題,不難,我想大家都可以意會,都可以答得出來。然而我問大家,為何佛弟子,仍然有人前仆後繼,要吃鐵丸,要喝鐵汁

本文字檔轉貼自TBSN

進入「高王經」

恭錄於第185本著作 —-神行悠悠

我在「三昧」神行中,進入了一個奇妙的境界,我竟然跳入一本經典之中,見到了「定光如來」。那本經的經文放大,字放大,從字中出現無量諸佛,而「定光如來」在前,其他無量諸佛在後,各坐蓮台,放光無量,這真是一個偉大的場面。

  這本經是「高王觀世音經」,簡稱是「高王經」,正是我尊崇的經典。

  「定光如來」我們都知道,梵名「堤洹羯佛」,又名「錠光佛」及「燃燈佛」。

  《智度論》曰:「如燃燈佛生時,一切身邊如燈,故名燃燈太子。作佛亦名燃燈,舊名錠光佛。」

  釋迦牟尼佛是「定光佛」授記。

  「定光佛興時,我為菩薩,名曰儒童,乃至買蓮奉定光佛,散華供養,華住空中。佛知其意,而讚嘆言,汝無量劫所學清淨,因記之曰,汝自是後九十一劫,劫號為賢,汝當作佛,名釋迦文。」

  當我進入「高王經」時,見「定光如來」在前,而十方佛剎微塵,亦現百千萬億那由他佛,各坐蓮台,各個放光。

  我說:「高王經,列諸佛名,列諸菩薩名,令人心生歡喜。」

  定光佛問:「你知其中義諦否?」

  我答:「如何義諦?」

  定光佛答:「實踐!」

  「實踐?我不明也?」

  定光佛實實在在的告訴我:「此經是實踐的經,只是世人光看表面,而不明內涵,我今天特別告訴你,以示後人。」

  定光佛說:

  淨光祕密佛──密行清淨光的實踐

  法藏佛──是心是法,是法是心的實踐

  獅子吼神足幽王佛──是神足度眾生的實踐

  佛告須彌燈王佛──是放光照十方的實踐

  法護佛──是護持佛法的實踐

  金剛藏獅子遊戲佛──是遊戲,也是實踐

  寶勝佛──是勝行佛寶的實踐。

  神通佛──是六大神通的實踐

  藥師琉璃光王佛──是大醫濟世的實踐

  普光功德山王佛──是功德普及世界之光的實踐

  善住功德寶王佛──是功德善住世界之實踐

  定光佛說:「而我定光佛,是禪定放光的實踐。」

  等等。……

  我這一聽,恍然大悟:

  「原來諸佛名、諸菩薩名,竟然包含了實踐的義諦!」

  大家試想一想,「高王經」是有「實踐」的密意:

  「清淨光」。

  「法心藏。」

  「神足。」

  「燈王。」

  「護法。」

  「遊戲。」

  「勝行。」

  「神通。」

  「醫病。」

  「功德。」

  「定光如來」一一分析「高王經」的實踐之道,令我不勝訝異。我還以為「高王經」是諸佛名號及諸菩薩名號而已,原來全是實踐之道啊!

  有人以為「高王經」是偽經,但,他如何明白,「高王經」是實踐的密意!非常超勝。

 

本文字檔轉貼自TBSN

「算了」哲學

恭錄於第178本著作 —- 登山觀浮雲

在「登山觀浮雲」之後,我的人生觀改變了很多,尤其「眾生皆吽字」、「眾生皆佛」的觀念,使我認真的思考之後,產生了「算了」哲學。

  有一位先生,向我借了一大筆錢,那是多年前的事了,借了錢之後,從此不再提借錢的事,就好像這件事,從來就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
  他不提,我也不提。

  經過了這麼多年,一切平平靜靜的,偶而我想起,我心中想:「他沒有錢,就算了吧!」

  「他有錢,但,他忘了,就算了吧!」

  我為他想,就算了。

  關於錢的事,我一生從不欠人,也未向人借錢,但,他人向我借錢,多如牛毛,有些我忘了,有些沒有忘,但,沒有還,也就算了。

  (佈施的,我一直都在做,何況是借的,也算做是佈施吧!)

  我被人「辱罵」,這一生也實在不少,名譽掃地不說,有些也實在不甚尷尬。

  但,想一想。

  「人家是瞧得起你,才會辱罵你!」

  「人家是不會了解你,才會辱罵你!」

  「人家是求不得苦,才會辱罵你!」

  在從前年輕,我會辯解;但,現在不了,「登山觀浮雲」之後,唉!算了!算了!是我的人際太差,我做的不夠好,人家怨我是應該的,我是應該被人家辱罵的。

  我只是一個人,平平凡凡,做錯事太多,不能滿人家的願。

  我沉默,好好讓人家「辱罵」吧!

  我曾經遭遇流氓勒索,如果要談「公道」的話,流氓當然「無理」。

  我說:「你們不講道理!」

  流氓說:「講道理還算流氓嗎?」

  我說:「你們不講義氣?」

  流氓說:「講義氣就不算是流氓了。」

  我只能低聲下氣的求求他們通融,盡我之能力,滿足他們的需求。

  我認為──

  「當流氓也有苦衷!誰又是天生的流氓?」

  「當流氓也實在不容易,他們在混日子,日子也不容易混吧!」

  「流氓也有生存的理由!」

  唉!算了吧!算了!算了!

  當新聞記者把我「亂寫一通」的時候,那我更「無話可說」了。

  他們「譁眾取寵」。

  他們「歪曲事實」。

  他們「無中生有」。

  他們「畫蛇添足」。

  他們「節外生枝」。

  他們「虛偽造作」。

  我哈哈大笑,這本來就是「記者」的伎倆,語不驚人死不休,一同起鬨。想想看,要真實了解一個人有多難,如何能寫出「事實」,這世界上如果有「公道」,也不會有「弱肉強食」、「適者生存」了。

  我沉默,默默的承受;也不一定要承受,不理會就是了,算了!算了!這樣我快樂些。

  年齡「癡」長,我的人也變「癡」了,總覺得人會老,人會死,一切歸於幻滅,為什麼?辯什麼?覺得無聊而多餘。

  不答,不辯了。

  算了!算了!

  世人若說我是懦夫、無膽、柔弱、低能……,我仍然是一句話:「算了!算了!」

本文字檔轉貼自TBSN

宿命

恭錄於第178本著作 —- 登山觀浮雲

昔日,有一位好友結婚,我沒去參加,有人問我:「盧勝彥,你沒有理由不去參加的,他是你同寢室、同事、同好,也是形影不離的朋友,你何以不參加?」

  我只答兩個字:「宿命!」

  很多人都不解,我何以不參加?

  答案三年謎題解曉,好友夫婦為了瑣事,兩人大吵大鬧,好友氣不過,拿了菜刀,把妻子砍死了,而自己也自殺了,是大慘事!

  我這「宿命」二字,指的是:「像我這樣知宿命的人,如何敢去祝賀他們的婚禮,祝賀他們遇到冤家、對頭人嗎?」

  又有一回:

  我的長官升官。

  人人都去參加慶功宴。

  獨我缺席,我藉故走人。

  有人問我:「為什麼祝賀者之中,獨獨缺你?」

  我亦然只答兩個字:「宿命!」

  不出幾年,發生了大弊案,牽連者眾,我的長官若不升官,無事,如果升官,自然牽連在內,這一坐牢,一切全沒有了。

  長官因升官而坐牢,我怎敢去祝賀?

  又有一回:

  一位我的信眾,連生五女之後,終於生下一個兒子,這位信眾欣喜若狂。

  這位信眾家中富裕,彌月之日,大開宴席,三蕃二次請我當頭席貴賓。

  我沒去,也不敢去。

  有人問我:「大喜之日,賀客如雲,獨獨缺你?」

  我答:「宿命!」

  過了十幾年後,兒子向父母要錢,要買一部豪華的跑車,父母不同意,認為太奢侈。

  兒子與父母言語頂撞。

  最後兒子趁父母熟睡之際,竟然持刀把父母全砍死在床上。

  然後兒子持刀投案。

  十幾年前,他父親頻頻求子,終於求得兒子了,疼愛有加。

  一件事不順他,竟遭不測,令人感嘆啊!

  想想,我如何能去祝賀他「生子」呢?這個兒子是他的對頭人啊!

  真是「宿命」啊!「宿命」。

  又有一回:

  我的一位親近的信眾,買了一間豪宅,那門面、那裝潢,全是第一流的。

  喬遷之日,賀客如雲,連市長、省長全都到齊。

  他也請我。

  我沒參加,一樣不敢參加。

  人家又問我:「這位信眾很相信你,你何不參加?」

  我答:「宿命。」

  約四年後,一場大火,把這棟豪宅全燒了精光,全家十口人,燒死五個,五個逃了出來。

  我對人說:「那是火神光顧之屋,我如何敢去祝賀,賀匾上也勿列我之名。」

  有人也曾如此,對我說:「你既然知道宿命,為何不鐵口直斷,不顧情面的阻止?」

  我答:「鐵口直斷,掃他人之興,他人正在喜樂,肯聽我的嗎?我若說之,他們不信,奈何!」

  又有人說:「你既然知道宿命,為何自己有災難,也一樣難逃,尤其你的災劫如此多!」

  我苦笑:「我是自己知道自己的宿命,但,宿命實在難逃,我現在能隱居閉關,已是天大的福份了也。」

  人有宿命,誰敢說沒有?

  好好修行,唯「修行」能逢凶化吉了。

 

本文字檔轉貼自TBSN

我主持「時輪金剛」灌頂

恭錄於第191本著作 —-諸天的階梯

到二○○六年十月止,我一共主持了四場「時輪金剛」大灌頂。

  第一場在香港。

  第二場在美國休士頓。

  第三場在美國紐約。

  第四場在美國西雅圖。

  我想談一談這第四場在美國西雅圖雷藏寺的種種。

  我在法會前,日日頂禮「時輪金剛」。

  我在法會前,日日持誦「時輪金剛真言」。

  我在法會前,自身變化成「時輪金剛」,身藍色,二臂,一手持金剛鈴,一手持金剛杵。

  佛母,一手持彎刀,一手持頭蓋骨。

  (這是時輪金剛最偉大最簡易的變化)

  我獲得感應如下:

  將會有真佛弗子.獲得大樂透獎。獎金五千五百萬美元

  將會有真佛弟子,腳跛的,能走路。

  將會有真佛弟子,口不能言的,能言。

  將會有真佛弟子,癌瘤症,自動消失。

  將會有真佛弟子,失眠者,能眠。

  將會有真佛弟子,官非,自動解除。

  將會有真佛弟子,無子者,得子。

  將會有真佛弟子,身痛者,消杳。

  將會有真佛弟子,家庭不合者,合和。

  增長智慧的。

  增加福分的。

  消除業障的。

  怨敵退散的。

  結果是:

  「我主持了這時輪金剛大灌頂後,竟然全部應驗了。」

  我感嘆:

  「時輪金剛」的大威神力。

  「時輪金剛」太偉大了。

  我這裡簡介「時輪金剛」的七種灌頂,請諸同門注意:

  一、水灌頂──清淨。(五大轉化五佛母)

  二、冠灌頂──生出頂髻。(五蘊轉化五佛)

  三、飄帶灌頂──五方如來之飾品。(淨化行者之氣)

  四、鈴杆灌頂──佛心、佛語。(淨化雙脈)

  五、行為灌頂──守傳承、守戒。(不破三昧耶)

  六、名灌頂──給佛號。(金剛明王之號)

  七、許可灌頂──可以修時輪金剛之密法。(生起一切)

  (這七大灌頂,是我蓮生活佛盧勝彥,認為最基本的灌頂)

  其他:

  祕密灌頂。

  最高的密密密密灌頂。

  不在「七灌頂」之中。

  原則上說來.受過「時輪金剛」七灌頂者,只要守傳承誓言、守戒律,有說七世即可成佛,有說十六世即可成佛

  而我認為,只要實修「時輪金剛法」,這一世即可成佛。

  為什麼?

  時輪金剛釋迦牟尼佛的化身,無二無別。

  行者只要與時輪金剛相應,這一世就可以成佛了。

  不必七世。

  不必十六世。

  我深深覺得時輪金剛大大不可思議,我主持的時輪金剛大灌頂,顯現出來的奇蹟真的太多了

  聖弟子們!

  有如此大法,慎勿錯失。

 

本文字檔轉貼自TBSN

吐登達吉上師

恭錄於第197本著作 —- 天機大公開

吐登達吉上師是我藏密的皈依師父之一,是我一生很重要的一位上師

 傳承是:

 甘珠活爺──吐登喇嘛──吐登達歷──吐登達吉──吐登其摩(盧勝彥)。

 吐登達吉上師曾對人說:

 在一次禪定中。

 度母出現,度母要吐登達吉速速到台灣去,去找一位姓「羅」的。

 這位姓「羅」的,是珍寶

 度母告訴吐登達吉上師,這位「羅」姓的人,有六項特徵:

 其一、是非常稀有的,因為他是不常出現於世間的,很難逢,故是珍寶。

 其二、是無垢的,他無貪無執,不會貪著世俗名利。

 其三、是具有殊勝神通,他有能力,這能力包括智慧神通二力。

 其四、是他明心見性,明白光明心,見證真佛性

 其五、是無上的,證得平等無分別無我無私,無等等。

 其六、是始終如一的,他的道心始終如一,永恒不變,永不變質的。

 度母說:

 「速速到台灣去,把姓『羅』的找來!」

    ●

 於是,吐登達吉上師,數次到台灣去尋找一位姓「羅」的。

 他密訪。

 他順便弘法。

 他收了一些弟子。

 但,他始終找不到一位像「度母」講的,一位姓「羅」的人。

 他想,人海茫茫,這位稀世珍寶姓「羅」的人物,到底藏在何方?

 姓「羅」?

 「稀世珍寶」?

    ●

 在一個機緣巧合之下,我去皈依了吐登達吉上師,接受他的灌頂。

 吐登達吉上師對我的教誨很多,他的說法,我均能領悟。

 吐登達吉上師對我亦相當嚴厲,我常常受到他的訶責。

 (很重的責駡)

 有一天。

 度母又出現了,對吐登達吉說:

 「你已找到姓羅的了!」

 「沒有。」吐登達吉說。

 「有。」度母說。

 「我這裡沒有傑出姓羅的弟子!」

 度母回答:

 「姓羅,台灣話就是盧。」

 (姓盧,這盧字,台語發音,就是羅)

 吐登達吉上師恍然大悟。原來找了那麼久,找來找去,始終找不到,原來卻是盧勝彥是也。

 於是,吐登達吉上師才把至要的秘密心法,傳授給我。

 

本文字檔轉貼自TBSN

趙魯老菩薩

恭錄於第197本著作 —- 天機大公開

趙魯是一位老榮民,皈依我甚久。

趙魯在路邊賣麵維生。

我有一回去吃麵,他認出是我,他說:

「師尊,我是你的弟子,趙魯。」

我記起了他,他原來是軍中的老士官,在軍中已皈依學佛,退休後,賣麵。

他說:

「師尊吃麵,免費。」

我說:

「你辛苦了,不能免費的。」

他說:

「師尊救過我的,這一碗麵算什麼,就算師尊天天來吃,不用錢,這也是應該的。」

「我什麼時候救過你?」我說。

趙魯於是告訴我一件很奇特的事情。

趙魯住的地方,是在陋巷之中,是連成一排的平房。木頭土石所成,很粗糙。

也就是每一家的牆壁是共有的,小小的空間,隔成二房一廳,雖然是這樣,也是趙魯一生的積蓄。

那一排住的,差不多全是老榮民。

有一天,西鄰失火。

火勢相當猛。

就快燒到趙魯的家,趙魯大驚失色,眼看這一生的家當就要付之一炬,全部化為烏有了。

他脫口一句:

大白蓮花童子師尊救我!」

平地忽然旋起一陣怪風。

這陣風怪就怪,突然旋起,飛沙走石,連人都站不住腳。

風向火吹去。就把火阻止住,又把猛火給滅了。怪怪!風吹向火,阻了火勢的進行,又猛力一吹,火竟熄了。

火一熄,風也不知去向。

趙魯說:

「這豈不是盧師尊救了我也!」

我問:

「你平時修何法?」

趙魯答:

「我皈依後,只持高王經,念師尊心咒,平時時間少,有時念念佛,求生淨土。不過我念佛持咒誦經,可是很專心的。」

我說:

「是啦!你能專心,必有感應。」

趙魯說:

「謝謝師尊!」

我答:

「你不用謝我,謝謝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吧!」

觀世音菩薩有一偈:

無垢清淨光

能伏災風火

慧日破諸闇

普明照世間

我說:

我的密法之中,有愛心、同情心、仁慈心、善心、大悲心。能拔眾苦,你當信受奉行!

 

本文字檔轉貼自TBSN

Previous Older Entries

Follow

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.